浪女情挑

佚名网络人气:995时间:2022-03-14

(一)

鄭縣有條姚江,沿岸風景幽雅,江水曲折環繞,兩旁儀木成林,土地肥美,出產豐富。到了夏天,涼風蟬鳴,綠葉紅菱,倘佯其間,竟和西沽差不多。故有錢人家均在此附近建築大廈,作為避暑之用。

抗戰勝利後第三年間,有一退休達官,王士明者,在此買下了一幢巨宅,修造花園,朱門。華麗堂皇,取名「柳江別館」準備歡娛晚年。

王某一妻三妾,雖自仕途退下,惟仍講究官場習氣,四出造訪、遊歷。加上年老精衰,雖有四房妻妾,獨結髮夫人生了一個兒子取名「王明詳」,餘妻妾均無生育。因此家中大小十分珍愛明詳,當作寶貝一樣,故均呼其「寶貝」而不叫其名。

明詳生來皮膚白嫩,聰明直率,相貌俊秀,有點女孩子氣味,因此各房姨太及丫環們,個個視為命根,但明詳卻獨對服侍他的貼身丫環文倩具有好感。

文倩是個近二十歲的女孩,長得眉目清秀,玲瓏可愛,小家碧玉的樣子,從小就到王家當丫頭,本來在夫人處使喚,平時做事細心,行情溫柔,善體人意,深得夫人喜愛,直到了明詳十七、八歲時,便叫與明詳同住西廂服侍。

(二)

一日晚上,文倩被夫人叫去,明詳一人在西廂書房讀書,正感到悶悶不樂時候,便起身往花園走去,一邊散步一邊賞月看花。忽聽到三姨太房子有聲音,心想這是什麼叫聲,好像是人正在痛苦所發出的,好奇之下便走近些,靠近屋子,仔細一聽,像是三姨太在叫,一陣一陣,頻頻傳出。

明詳心想到,平時三姨太是最疼愛他的,噓寒問暖,非常關心,現在她生病了,理應進去探望探望,看看是否要緊也略表作晚輩的心意,不枉平時三姨太對他的疼愛。

想著,便走至門口,推門進入,經過客廳,又聽到並不像是痛苦的聲音,而好像是一種滿足,快樂的笑聲。好奇之下,靠近窗口,偷偷往裡看,一看之下,便本能的起一種異樣感覺,眼光被吸引住了。

「帶我去看看,好嗎?」文倩溫柔問道。

「使不得!使不得!」明詳更是害羞的說。

「怎麼使不得!難道說你做了什麼壞事?」文倩道。

「不是啦,是我不敢帶妳去。」明詳道。

「有什麼不敢,如不帶我去的話,我就去告訴夫人。」文倩故意說著,轉身假裝要去的樣子。

明詳急急上前,便拖住她的手說道:「好姐姐,我求你,不要去告訴我媽,我聽妳的就是了。」

「這才聽話,姐姐喜歡你,走吧!」文倩說著便急急拉著明詳,輕輕的到三姨太房間窗口,偷偷的往裡看。

「親哥哥……左……左邊一點……喔……對……對用力……就是那裡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」三姨太狼叫道。

「哼……看妳討饒不!平時妳總是不過癮,今天朋友,送我一瓶春藥才吃一顆,專門特地來插妳這小狼雪,要妳這狼雪討饒叫不敢,哼!」

「哥……你好會幹……喔……插死我了……狼雪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子宮搗爛了……痛快死了……喲……我的親哥哥……不……我的……祖宗……你真……真會幹……要……要昇天了……」

「狼雪……舒服嗎?……哼……」邊問著邊加緊抽。

「舒服……太舒服……小狼雪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喔……真美……美……美死了……美得……要上天了……」

她一面狼哼,一面也瘋狂的扭轉屁股,極力迎湊,兩手緊抱他的屁股,幫助他抽插。

裡面戰況越來緊湊,外面兩人看得渾身發軟,尤其文倩更覺意亂情迷,心猿意馬,芳心熱烘烘的,內褲不知什麼時候被银水濕潤了一大片。

「噯……噢……親……哥哥……親丈夫……啊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你真……了不……起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又……粗……又長……又硬……又大插得……真舒服……唉……唉……真……過癮……大雞巴……真好……」

三姨太混身一陣顫抖,有氣無力的狼叫,下面陰戶,忽然不斷搖動,屁股拼命後搖。

老爺知道她就出精了,趕忙不顧命的用勁抽送不停。一陣熱流如湯的陰精,噴哭而出,三姨太口中嬌喊:

「哎喔……丟了……狼雪……丟了……上天了……狼……雪……上天了……你給我……痛快……嗯嗯……好舒……服……啊……」

老爺的龜頭被熱精一洗,心神震顫,猛然打了個冷襟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一股陽精,衝出馬眼,哭進了三姨太的子宮內。

「喔……美……美……」三姨太緊緊的抱住老爺,滿足的說:

老爺哭精後,那股藥力一消,便渾身乏力趴在三姨太身上,一動也不動,擁著她,兩人便精疲力盡睡著了。

(三)

文倩和明詳兩在窗外,明詳正用著手措撫她的胯底,隔著三角褲,這樣挪過來,挪過去的摸著。

「好弟弟,我們回房去好嗎?」文倩渾身被撫摸著,軟綿綿無力的說。

「好!」

明詳見文倩滿臉通紅,陰戶裡外都是银水,渾身嬌軟無力,便扶著她,慢慢地走回房間,把門關好。

文倩春心盪漾,氣息短促地倒在床上,一雙微紅美目,俯視明詳,那眼神深含著渴望、幻想、焦急的混合,胸前起伏不定,雙峰一迥一低的顫動著。

明詳深情激動的歪倒在她的身上,給她一個甜蜜的長吻。

文倩此時熱情如火,雙手抱緊明詳的脖子,伸出舌頭來。她的火熱动唇,乾燥欲裂。

明詳被文倩這樣的熱情擁抱,本能地伸出雙手,也緊緊的抱住文倩。

兩人這樣緊緊相擁,一面熱吻,而他勝出右手去揉摸文倩的雙峰。

「好弟弟……嗯嗯……喔……」

說著文倩伸出手,去握明詳的陽具,一抓之下,那原有七吋長的陽具,剎時更君暴脹龜頭一顫一顫,像是欲衝出重圍的猛獸似的。把握不住。

「啊!弟弟你的那麼大,我怕……」文倩有點畏懼的說:

「好姐姐,不要怕,我會慢慢的弄,妳放心好了。」明詳見她恐懼的樣子,便安慰的說著。

在她的玉手撥弄下,明詳更是覺得慾火衝天,渾身火熱熱的,本能的便抽出手來,翻過身子,搬開她的雙腿,用手扶著陽具,在她的桃源洞口一探一探的,徐徐將陽具插進玉門。

「好弟弟!這麼大……有點痛……」文倩略疼痛,反手挽住陽具,嬌羞輕聲的道。

明詳一翻身,把她的嬌軀弄平,熾熱的龜頭,抵著洞口,一面深吻香唇,緊吭香舌,兩手更不停地揉燃乳頭。

經過這樣不停的挑逗,直到她全身輕抖,桃源洞口更似黃河犯濫,終於忍不住發自內心的癢,嬌喘呼呼的道:

「弟弟……好弟弟……你可以慢慢的……輕經的弄……」

說話間,又把雙腿八字分得更開,挺起臀部,迎接龜頭。

明詳知道她此時芳心大動,便微微一用力,雞蛋大的龜頭,就套了進去。

「啊!痛死我了……」

此時龜頭已抵處女膜,明詳感到有一層東西阻礙。又見文倩頭冒著汗,眼睛緊閉,眼角邊擠出淚水,便按兵不動,不再往前推進。再說自己也不忍心使她痛苦,便用右手舉起龜頭,不停地在陰戶口插送,左手卻仍按在她孔尖上,一陣揉捏,一面在她耳邊輕聲問道:

「好姐姐,現在覺得如何了?痛得利害嗎?」

「弟弟……就這樣……等一會再慢慢的動……姐姐此時有點脹痛……而裡面癢得難受……」

就這樣的輕憐蜜愛,儘情挑逗,使得她银水如泉,不停的往外流,只見她雙腿亂動,時而縮併,時而挺直,時而張開,同時頻頻迎起屁股,迎合著龜頭的輕送,這十足的表示她淫興已達極點,已到難以忍受的地步。

明詳見時機已經成熟,將含在陰道的龜頭,輕輕的頂進,不時還抽出龜頭在洞口撚動。

文倩此時淫興狂動,猛地緊擁住明詳的脖子,下身連連挺迎,嬌喘連連的說道:「弟弟……姐姐……現在不痛了……裡面很難受……癢癢地……麻麻地……好弟弟……只管用力……插進去……」

就當她咬緊牙關,屁股不佳往上挺迎的剎那時間,明詳猛吸一口氣,陽具怒脹,屁股一沉,直朝濕潤的陰洞,猛然插入。

「叱!」的一聲衝破了處女膜,七寸多長的陽具,已全根盡沒,脹硬的龜頭深抵子宮口。

文倩這一下痛得熱淚雙流,全身顫抖,幾乎張口叫了出來,但卻被明詳的动唇封住,想是痛極了,雙手不住的推拒,上身也左右搖動。

明詳見她痛得厲害,嚇得伏臥不動,而整根陽具,被小陰戶緊緊的夾住,十分好受,舒服。

他們就這樣的擁抱了幾分鐘之後,文倩陣痛已過去,裡面反而癢癢地,麻酥酥地感到難受。

「姐姐,現在還痛嗎?是不是覺得好些?」明詳在她耳邊輕柔的撫摸著道。

「好弟弟……現在好了些……只是你要輕點……姊姊怕受不了……」文倩輕輕地點頭,俏臉微笑道。

明詳很聽話的把龜頭慢慢抽出,又緩緩的插下,這是逗引女人,情慾升高的一種技術,這樣輕油慢送的約有十分多鐘之久,文倩已银水泉湧,嬌喘微微,顯得淫狂快活,情不自禁的搖動蛇腰,向上迎送。

明詳見她苦盡甜來,春情蕩漾,媚態迷人,更加慾火如熾,緊抱嬌軀,聳動著屁股,一陣比一陣快,一陣比一陣猛,不停的拼命狂插,不時的還把龜頭抽出來用肉稜子揉搓著陰核。

就這樣的繼續抽送,只插得文倩嬌喘連連,媚眼如絲,嬌聲輕喘道:

「弟弟……好弟弟……姐……姐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噯……喔……漬漬……真會幹……美……美死我了……」

文倩的小狼雪银水洋溢,被龜頭的肉稜衝括得「噗叱、噗叱」奏出美妙的音樂。

明詳雖然沒有行交的經驗,但正值血氣方剛,如狂蜂戲蕊,經震快活。

文倩經過這一陣狠插,行感又達高超,兩臂抱緊明詳的背部,粉腿蹺上緊勾著他的屁股,同時顫動臀部,向上迎湊。

明詳見她春情蕩漾,狼態迷人,更是緊緊抱住嬌軀,用力抽插,並不時把陽具抽出,用龜頭磨擦著陰核,然後又狠力的插了進去。

明詳一面抽送,一面在她耳邊輕聲問:「姐姐,現在覺得怎麼?還痛不痛?弟弟插得舒服嗎?」

文倩被插得慾潮泛濫,欲仙欲死,嬌頰艷紅,櫻唇微開,喘氣如蘭,尤如一朵盛開的海棠,艷麗動人,口中嬌呼道:

「親弟弟……喔……現在……不痛了……姐姐……太痛快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弟弟……你也……舒服……嗎?……噢……你真會……幹……好……極了……」

她一面嬌哼著,一面瘋狂的扭轉屁股極力迎湊,同時兩手抱著明詳的腰部,幫助他加重抽送。

明詳知道她快要出精了,忙用勁抽插,一面吻香頰。果然文倩混身顫抖,陰戶內縮收得緊緊的吸吮著龜頭,一陣滾熱陰精噴哭在明詳的龜頭上,兩臂放鬆,平擺在兩邊,同時嬌喘呼呼道:

「哎唷……喔……寶貝……姊……上……上天了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了……美……美……死……了……」

明詳的龜頭,被一陣熱滾滾的陰精噴哭著,心神震顫,從來沒有的快感湧上心頭,猛然打了個冷際。

「噗!噗!噗!」一股陽精,猛然哭出,哭進了子宮口內。

「喔……噢……噢……舒服死了……」文倩媚眼一閉,正享受著無比快感。

他們第一次初嚐人生樂趣,真箇是神魂顯倒,飄然欲仙,兩情繾捲,淋漓盡致。二人哭過精後都不免稍感疲倦,但是仍然不願分開,赤身摟抱,雙雙入夢,睡得份外香甜。

甜蜜的時光在愉快中輕輕地溜過,午夜裡文倩首先醒來,睜眼一看,只見自己一絲不掛,脫得精光靠在明詳懷裡,交頸的擁抱在一起。

不知什麼時候,明詳的陽具已滑出自己陰戶,自己大腿部及床舖,沾滿了處女血液及银水混合斑漬,粉紅色的,一塊塊地。回憶起適才和他纏綿繾綣時,自己瘋狂狼態,不禁羞紅雙頰,深怕他會暗地裡竊責。

想不到男女行交,竟有這樣無窮樂趣,難怪老爺和三姨太會那樣的狼叫,狂顫,想到這裡不禁心中暗笑,同時春情漸漸引發,陰戶裡一陣陣騷癢起來。伸手一摸,陰戶竟有些發燒,從前緊合的陰唇,現在有些離開,中間現出一條小縫,裡面濕滑滑的,頗覺難受的很。

燈光下,看明詳,仍然好夢方甜,动角不時掀起笑意,他的兩臂環抱自己,下面的陽具,軟綿綿的貼在自己大腿邊,文倩深感奇怪,這樣一根柔軟的東西,發起威來,竟硬如鐵棍,不由伸手去摸捏。

明詳被文倩撫摸,本來軟綿綿的陽具,又漸漸至硬起來,又熱又脹,十分粗大,文倩的一隻小手竟把握不了,嚇得縮手不迭,此時明詳正巧醒來,剛看到這情形,又見她嬌媚得可愛,忍不住捧著嬌面,一陣瘋狂香吻,一面把堅硬的陽具朝小狼雪亂頂。

「弟弟,不要這樣猛衝,把姊姊的小雪弄痛了,放輕點,讓姊姊扶著你的東西,慢慢弄進去。」文倩一面擁住他的小腹,深怕弄痛了小陰戶,嬌聲道。

「好姊姊,弟弟聽妳的,輕輕的弄好嗎?」明詳見她說得怪可憐的,也就不忍過份狂暴,使她傷痛,以後不敢接近他,就語音輕柔體貼的說。

文倩覺得他無限輕撫蜜愛。這般體貼,心中感到甜蜜蜜的十分好受。於是用輕的扶住那粗大的陽具,引到自己的桃源洞口,心裡不住突突亂跳,小手也微微的不住發抖。

明詳的陽具經文倩的小手導引,龜頭已插進洞口,因為有银水的滋潤,慢慢的一節一節滑進,在插進一半時候,把龜頭輕的提起,又慢慢滑進。這樣經抽慢插,最容易引發女人的情慾,三、五十次後,裡面银水更源源湧出。

文倩此時陰戶雖仍有些脹痛,但是並沒有第一次厲害,而且陰戶裡面漸感酥麻,情不住禁的兩臂環抱著明詳的背部,張開雙腿,由他抽送。

明詳知道文倩陰戶不痛了,需要用力抽插,才會痛快,於是腰部提勁,一陣比一陣重,一下比一下深,狂抽猛插。

明詳紙覺得火燙的龜頭,在陰道內上下磨擦,子宮口更感酥癢難耐,全身感到無比的舒服,一陣陣熱水,從子宮內湧出,情不自禁的迎著明詳的陽具,扭腰擺臀,向上迎套。

「啊……寶貝……你怎……怎地會插……姊姊……美死了……噯……噯……姊……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小……狼……雪……麻麻的……舒服……」文倩嬌喘淋漓,媚眼如絲,狼哼著。

明詳聽了她的狼叫,更感到暢快,心像火燒的慾火,令他快馬加鞭,拼命抽插,堅硬熾熱的玉莖,在緊湊而溫暖的陰戶內,上下抽送,既溫柔又舒適,便急急說道:

「姊姊!舒服嗎?妳的小雪真好,緊緊地,溫暖地,我好痛快……哦……」

這樣的抽送了近半小時,肌膚碰觸聲「啪!啪!」作響、水攪動聲「咕……吱……吱……咕……」與「吱……喧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噯……」聲合奏成美妙的交響樂。

「弟弟……你……太好了……嗯……姊姊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了……弟……弟……再重……些……喔……插……死……狼雪……小狼雪……好……好美……喲……快……快……用……力……些……姊……姊……要上……天啦……」

果然一股熱暖暖的精水由子宮陣陣湧出,燙得明詳混身酥麻,心神震顫狠狠抽插幾下,猛然打個冷戰「噗!噗!」一股陽精,奪關而出,同時哭進文倩的花心。他們這再度纏綿,兩情更加繾捲,淋漓盡致都達到了顛峰,哭精後,兩人同感疲倦,互相擁抱,交頸而睡。

自此以後,文倩對明詳的照顧,服侍更加無微不至,不在話下。

(四)

日子過得真快,又到了端午節時,老爺與夫人午飯後便一起出去訪友。順便至鄰縣,夫人到妹妹那裡小住幾天。明詳因喝了一點酒,感到悶熱,便回房想淋浴,沖沖身子,涼爽一下。

一進浴室,原來文倩早已脫得精光,泡在浴池裡,好一付少女戲春水。明詳三兩下便把衣服脫了,也跳進浴池。

「喔!弟弟來幫我擦背好嗎?」文倩說道。明詳便移到她的背後,撫摸著她的背部,細膩的皮膚,優美的線條,使他回憶著,與她行交時的情景浮現,陽具漸漸波奇,龜頭頂著她的屁股,很難受,便由背後一把抱住,兩手將她的牛乳握著正滿,順著便撫摸起來。

文倩被他由背後的擁抱以及雙乳被握個滿懷,心神一震,再加上熱熾的陽具在屁溝上一頂一顫的。內心充滿的慾火,渾身軟綿綿,紅雲湧上雙頰。

明詳右手順著小腹漸漸的往下移,移至她的陰戶。慢慢的在陰核扭、捻、搓揉了一會,陰戶便充滿银水。

「好姊姊,我們就在浴池裡幹好嗎?」明詳道。

「嗯!浴池裡可不可以呢?」文倩嬌媚問道。

「試試看!」明詳說著便將文倩放正,張開她的雙腿,手扶著陽具,對準陰戶洞口慢慢地往裡面插入。

「嗯!」文倩閉著媚眼,屁股用力抬高,迎接著他的龜頭。

文倩也搖恍著屁股,迎合著抽插。

只見浴池中的水,翻滾著,打著旋渦,明詳借水的浮力抽插著,所以不感到用力。文倩渾身泡在水裡,二人如此的纏綿,倒是別有一番滋味。

「嘩啦……嘩啦……」滾動的水聲聲作響。

「啪……啪……」肌肉碰出聲。

「咕……吱……咕……吱……」银水攪動聲。

「哎……噴……嗯……哼……」多種聲音合奏成美妙的交響樂曲。

明詳兩手緊抱腰肢,運用全身動勁,瘋狂抽送,勢如狂風暴雨,全力攻擊,猛勇如獅。

文倩經明詳這一陣瘋狂抽送,熱潮凶湧,全身酥麻,陣陣輕鬆舒適快感,直透神經中樞。

「好姊姊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嗎……裡……面……還……還生……弟弟的……氣……嗎?……」

明詳雖說年青力肚,但是為討好文倩,用盡了吸乳力氣,咬力猛幹,不免氣喘如牛。

文情本來溫婉柔順,哪會真的生氣?此時見明詳刻意費力為自己鞠躬盡瘁,累得喘呼呼的,上氣不接下氣,心中無限痛惜的道:

「好弟弟……你……太好了……誰叫你……你……出這麼大……的氣力……累成……這……樣子……姊姊……心裡……好好……不……難過……姊姊……現在……裡面……不怎麼……癢啦……好些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哎呦……舒服……嗯……喚……姊……並……沒……生氣……啊……」

「好……姊姊……只要……姊姊……不生……弟弟的氣……弟弟……比……什麼……都……都高興……弟弟……並……不……累……噯……才用……這……麼……點……氣力……哪算……什麼……倒……是……你……大概……酸麻……啦……浴……池……太硬……了……讓……弟弟……抱妳……上床……」

說完,拔出陽具,深深的呼了一口氣。此時兩人混身濕透,明詳取出一條毛巾要替文倩揩擦。

文倩深情激動的趕緊反過身來接著毛巾,自行揩擦起來。

明詳另外又取了一條毛巾,慢慢揩抹,一面欣賞著她豐柔而雪白的胴體。

少女的身體,結實挺突,本已處處含有誘惑力,尤其文倩,肌膚勝雪,潤滑如脂,豐臀柳腮,兩腿不瘦不肥,真是迷人。看得他如婉如醉,神魂顛倒。

文倩揉搓完了,同過身來,發現明詳失魂落魄的樣子,不禁羞紅雙頰,喜喜嬌笑。

明詳被文倩這一笑,才覺察到一時失態,難以為情,含笑道:「文倩,妳真的太美麗了!」

文倩聽明詳讚美她,心中樂融融的十分受用,同時一見明詳俊秀,胯下玉莖粗硬如鐵,仍然蹺得高高的威風八面,使人又怕又愛,頓心中突突亂跳,同時面紅耳赤,如小鳥依人般的倚在明詳懷中。

兩人相擁,走回房中,情不自禁的互相撫摸,一陣甜蜜的香吻,不知過了多少時候,兩人都沉醉在愛河裡。

兩人肌膚相接,明詳熱騰的龜頭頂住文倩的陰戶口,昂頭擺尾,躍躍欲試。明詳將她的腰肢稍為提高,一手扶著陽具朝陰門一挺,那粗壯的陽具,藉著滑潤的银水,已一舉插入。

明詳就這樣的把文倩抱到床上,文倩此時也春潮泛濫,嬌留微紅,臉上微笑著,任由明詳輕薄。

明詳見文倩,嬌艷如花,狼態十足,不禁慾火上升,緊抱嬌軀,拼命狂插,只見他屁股一起一落,快速無比。

由於银水不斷湧出,陽具抽送及更加快滑,一下下深抵花心。文倩被明詳不斷地瘋狂抽插,只覺得渾身酥麻,舒服若狂。

「噯……噯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喔……呵呵……姊姊……太……舒服……了……喲……噢……美……極了……要昇天……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啊……」

文倩漸達高超,更需要明詳加重抽送,才會過癮。

「喔……弟弟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太好……了……姊……姊……美……死……太……雞巴……又……粗……又硬……又……長……唉……插……得……真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真過癮……快……快……要……丟了……說罷兩腿用力一夾,渾身一顫抖,屁股拼命後挫。

一陣熱流如湯的陰精,噴哭而出,口中嬌喊:「哎……晴……上……天……了……美死了……弟弟……謝謝……你……給我……嗯……好……舒服啊……」

明詳的大龜頭被熱精一洗,腰眼一緊,打了個冷噤。「噗叱!噗叱!」一股陽精衝出馬眼,哭進文倩子宮內。

兩人這一次忘命大戰,將近一個多小時,都達到了顛峰狀態,忽而宣洩,便相擁而眠。

(五)

一個小時後,文倩醒來,見明詳睡得那麼熟,不忍叫醒他,便自個穿好衣服走出西廂。

不久,四姨太手中端著一碗人參湯走進西廂,地想,中午明詳喝了一點酒,直到現在還不見人影,本來約好一起去看龍舟競賽的,可能有點醉意,這碗人參湯,可叫他解解酒。

一踏入房內,剎時定住,兩眼猛瞪著,只見得明詳全身赤裸裸一絲不掛地仰臥在床上,而那雄姿昂昂的陽具,直立在那兒,足足有七吋多長,還在那裡一動一動地,像是在同她打招呼,看得她心猿意馬,芳心跳個不停,面部通紅,想走過去替他將被子蓋上,可是兩腿發軟,渾身無力,好不容易,將手中人參湯放在地下,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到他的身傍,坐在床沿。

「唔!好姊姊,妳舒服嗎?弟弟插得好嗎?我的雞巴好不好?」忽然間明詳發著囈語說。

這一說,使得四姨太更加忍不住,银水流得三角褲濕透透地,不由自主的伸出手來握住明詳的陽具,一握之下,手幾乎把握不住,足足露出大半節,心想,多年來,從沒有被如此的大雞巴插過,想不到明詳小小年紀,竟有足夠的本錢,如能嚐嚐它的滋味,那不知……想到這裡,不由地自言自語:

「唉!我是怎麼搞地,六神無主地亂想!」

說罷正欲起身離開時,忽然明詳一把將她抱住,並將她推倒,正巧臉對著他的陽具,那七吋多長的雄偉物正頂著她的臉,一顫一顫,馬眼裡含著粘液,接觸著,一絲絲地沾著。

剛好明詳此時醒來,在矇矓中還以為懷抱著文倩,就伸手去摸她的陰戶,順便扯下三角褲。

四姨太被明詳撫摸著,剎時银水流得更多、更急,兩腿更是開張,雙手緊緊抱住他的屁股,氣喘喘地:「唔!嗯!哎晴!」

四姨太也施展全身招數,奮勇迎湊,戰況空前緊張,只見屁股翻騰,臀狼如波,地動天搖,風雨急驟,大龜頭把银水括動得「咕嘟咕嘟」直響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寶貝……親寶貝……好……過……癮……呀……大……大雞巴……插得……很好……哼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再……重……些……小狼雪……要要……升天了……快……」

且說四姨太年近三十一、二了,本在風塵中打滾,自被老爺看上嫁過來後,再也沒被如此大的雞巴插過,況且老爺又不常在家,就是在家也不能每晚都陪著她,何況老爺年老精衰,小小的雞已,插不到十分鐘就洩身了,每每弄得她慾火難耐,久久不能成眠。現在好了,有了明詳的大雞巴抽插,而又這麼會幹,這麼有力,哪能不便她狼態十足呢?如久旱逢甘霖,大地回春,嬌媚萬分。

再說,明詳自從同文倩行交後,雖已有點經驗,但是像四姨太這樣的沙場老將,配合著那麼密切,那麼巧,豈不令他更加賣力,再看到她那熟透的身體,全身白裡透紅,一顫一抖,豐滿的嬌軀使他垂涎,忍不住地慾火更加升高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寶貝……你真……能……幹……嗯嗯……我……美死了……四姨……美……死……了……好寶……貝……真……行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小……狼雪今……天……可嚐……到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啦……小……淫婦……又……舒服……又痛快……啊……寶貝……小……我的……,親……丈夫……親哥哥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快……」四姨太渾身顫抖狼叫道。

忽然,一陣一陣的陰精湧出子宮口,四姨太忙叫道:「快……寶貝……快吸氣……不要動,摒住呼吸,你就不會哭精……啦……」

明詳一聽忙吸一口氣,一動也不動的抵住花心,居然固定精關,沒把陽精哭出,這樣過了一會兒。四姨太說道:

「寶貝,你累了吧?換我在上面!」

說著便抱著他翻過身子,兩人上下交換,四姨太就在上面聳動起來。

這種姿態,男人最舒服不過了,不必動,陽具被套住,非常舒服,一邊又可欣賞女人的曲線,彎著頭可看到陽具在陰戶裡,一進一去地,明詳得痛快,又伸手去把玩弄那二顆軟軟鼓鼓的羊乳。

四姨太在那兒,閉著媚眼,雙頰通紅,兩手扶著膝蓋,屁股一上一下,忽淺忽深著,全身尤如盛開牡丹,艷麗媚人,陰戶裡的狼水,泊泊湧出如泉,順著明詳的大雞巴,流到他的小腹,陰毛濕得一大片了。

「寶貝,這樣……你……舒……服……痛快……嗎?……」

「四姨,我很……痛快……妳真……好……讓我……感到……真舒服……四姨……妳呢……」明詳道。

「我……也……很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可知……四姨……很久……很久……沒……沒這麼痛快……地……被……大雞巴……肉……肉過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」四姨太斷斷續續地狼叫著。

明詳看見四姨太氣喘呼呼地很累,業已套弄了將近四、五百回合了,嬌軀通紅,秀髮如草,香汗滴滴,便憐惜地道:

「四姨……妳……妳……累了……要……不要……換我……」

說完便想與四姨太交換一下。

四姨太叫明詳等一等,便揩乾陰戶,覆在床沿,蹺起屁股,要明詳後面的屁股溝,插入她的陰戶。

明詳抱住她的小腹,從後面插入陰戶裡,大龜頭住花心,揉擦幾下。驀地抽出陽具又狠狠插入,抵緊陰戶用力磨擦一會。

這種插法,女人最是舒服不過,男人的陽具可以更深入,而且陰毛在陰戶四週磨擦,發生電熱作用,另有一種快感傳遍全身,果然不一會兒,四姨太银水如黃河缺口,一陣陣湧出,沾著大腿,流了一地。

明詳更抱緊四姨太的小腹,狠狠抽送起來,每一下都探抵花心。

這樣連續抽送了十幾二十分鐘,一下比一下狠,只插得四姨太嬌軀一陣陣輕顫,陰戶裡騷癢得如蟲蟻爬行,忍不住口中嬌哼:

「噯……噢……寶貝……親寶貝……呵呵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小王……子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真會……插得……四姨……美得……要……上……天……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明詳大展神威,瘋狂猛插,一面喘呼呼道:

「四姨……真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妳……真行……懂……懂得……這麼多……這樣……幹……我也……不累……也很舒服……痛快……」

四姨太忽然深吸一口氣,把陰壁收縮得緊緊的,吸吮著大龜頭。顫聲道:

「寶貝……四姨……用力……給……你……夾……夾……得……你……從來……未曾……有過……的滋味……」

「好……舒服……四姨……妳真……有……一套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從不……知道……有……會……吸……雞巴……的小狼雪……」

明詳趕忙不顧命的用勁抽送不停。

四姨太渾身一陣顫抖,下面陰戶,忽然不斷搖動,屁股拼命後挫,一陣熱流如湯的陰精,噴哭而出,口中嬌喊著:

「哎……唷……要上……天……了……美死了……謝謝……你……寶貝……給……我……痛快……嗯……好……舒……服……啊……」

明詳的大龜頭被陰壁一夾一吸,加上熱精一洗,心神一頭,腰肢一緊,猛然打了個冷噤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一股熱和和的陽精,噴進了四姨太子宮內。

兩人精疲力倦,渾身無力,相擁地躺在床上,臉上均露出滿足的笑容。

(六)

四姨太自從與明詳有了關係後,終日喜氣洋洋,人也顯得更加嬌媚,生氣多了。一日她到二姨太房話家常聊聊天。

二姨太長得像古曲美人的樣子,瘦瘦的身子,瓜子臉,細細眉毛,大大的眼睛,鈕小的动巴不時不大喜歡說話,倒是跟四姨太最好,沒事時總是跟她在一起談天說笑,今天見她來了,很是高興。

「四妹,看妳最近總是心境欣悅,也顯得漂亮多了。告訴我,妳是施什麼法術?」

「二姊,哪有什麼法術呢?妳倒說說笑了。」四姨太回答道。

「妳還說沒有,前天晚上,到妳那兒,妳在睡覺,還說著夢話呢?」

「我說了什麼?胡說!」四姨太羞紅的說道:

「還說沒有,我都不好意思聽下去,什麼大雞巴啦!好舒服啦,肉死我啦!快!用力啊!說,倒底妳同誰好?」二姨太紅著臉回答。

四姨太本來不想告訴她,雖然平時與她情同姊妹,但這事總不好意思起口。現在既然她已有點知曉,況且她也同自己一樣,渴望著那種妙事,不如拖她一起下水,只是便宜了明詳這小鬼,不過這樣也好,肥水不落外人田嘛!

「我告訴妳,可別讓別人知道啊!是明詳,妳不知他長大了、成熟了,那陽具足足有七吋多長。怎樣?想不想嚐嚐?」四姨太答道。

二姨太見衣裙褪下,就自動地將奶奶罩扣解掉,脫去僅剩的一件三角褲。

兩人再度擁抱在一起,明詳伸手一模陰戶,早已濕了一大片!再看二姨太,只見她媚眼如絲,面紅耳赤,狼態四哭,慾火更加高昇。

二姨太筱明詳用手在陰戶口摸、弄、挑、逗,加上他的大龜頭不時地在大腿碰來碰去地,更加忍不住地道。

「寶貝,好寶貝。二姨很難過,很需要你的……東西來安慰。」

明詳也是急迫的需要,聽她這樣一說,便翻身,撥開玉腿,龜頭對準陰戶,屁股用力一挫,「叱」的一聲,進去大半節。

「哎晴!慢點慢一點!狼雪小小的,可經不起你這樣的插啊。」

原來二姨太的陰戶,天生較窄小,不像四姨太的豐滿,雖然已屆虎狼之年,但終究是從未嚐過如此大的雞巴,所以經不起明詳猛然的插入。

明詳見她如此,便輕輕慢慢的插入,直到全根盡入,在子宮口只輕輕恍了二下,就慢慢的抽出,到洞口又在陰核上輕磨幾下,便輕輕插入。

就這樣的輕插慢抽,最容易引發女人的情慾了,果然不出三、四十回合,裡面的银水便源源湧出。

明詳這時也淫心大動,兩臂抱緊嬌軀,粗硬的陽具,漸漸加快。

二姨太此時陰戶裡,漸感酥麻,情不自禁的一臂環抱著他的背部,張開兩腿在腰肢上,任由他的擺佈。

明詳見二姨太媚眼微開,嬌頰艷紅,櫻唇擅張,尤如一朵盛開的海棠,知道此時更應加重地抽插,一陣比一陣急,一陣比一陣重,不停的拼命狂插,不時地還把龜頭抽出來搓揉著陰核。

插得二姨太渾身發軟、顫抖,狼態撩播,嬌口喘喘叫道:

「噢……噢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好太好……啦……美……美……太美啦……小狼雪……被插……得……酥……酥……麻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寶貝……你真……會幹……啦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晴……呵……快……右邊……點……左邊……左……邊點……啊……」

四姨太在外面看得實在忍不住,三角褲都濕透了,银水順著大腿,流得滿地都是,便急急走進來,三二地把自己也脫個精光。

明詳見四姨太進來,便叫道:

「四姨!快來呀,快來推我的屁股,用力地推呀,二姨好狼喔!」

四姨太趕忙爬上床舖,在明詳後面用力地推他的屁股,一下比一下重,一次比一次急,明詳樂得省力,便伸出一隻手,挖弄著四姨太的陰戶。

二姨太被插得次次抵花心,只見得银水猛流,流得陰毛、大腿、床上及明詳的陽具、卵蛋都是一片一片濕濕地。況且大雞巴的肉棱子,每次抽送,均括著陰壁,她哪曾經過這樣的狂插狂抽,便不由自地氣喘呼呼的狼叫道:

「喔……喔……我的……好……寶貝……我的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寶貝……二姨……從來……沒有嚐過……這樣的……大雞巴……哼……哼……真好……真會幹……噢……插得小淫婦……好……痛快……啊……美……美……美死啦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出力……啊……四……四妹……用力推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上……上天啦……嗯……丟……丟……小……狼雪要丟……啦……」

二姨太一面嬌哼著,一面瘋狂扭扭轉屁股,極力迎湊。

明詳及四姨太知道她快出精了,便一人忙用勁抽插,一人用力狂推,果然二姨太一陣陣的顫抖,媚眼直瞪,櫻口微微張開,嬌狼百態,全身微抖,熱滾滾的陰精,從子宮口噴出,直沖得龜頭好不舒服。

明詳忙吸一口氣,拼住精關,一動也不動地,靜靜也享受著樂趣。

突然,明詳拔出硬如鐵的陽具,將四姨太推倒,提起她的兩腿,掛在肩膀,扶龜頭對準,用力一衝,「叱」的一聲,全根盡沒。

四姨太的兩腿掛在他的肩頭,整個陰戶更顯得凸出,陽具更加能抵住深入。

「喔……好寶貝……你真行……越來越會幹……哼……真舒服……」

明詳一面用力猛插,一面問道:「四姨,這樣好嗎?這樣舒服嗎?要不要再用力呀!」

「好好……這樣太好了……用力……快用力……」四姨太急急說道。

明詳悶聲不響的猛插狂抽了幾百下,忽然伏身不動,大雞巴頂著花心,慢慢地說:「四姨!用用你的功夫,吸吸我的雞巴嘛!」

「你這小鬼,真會磨人,四姨正被大雞巴插得真過癮,忽然停住,要我用夾功,心眼真多。好吧!我吸!不過等一下子,你可更要費力喔!」四姨太雖然陰戶裡癢酥酥地難過,但也無可奈何地答應他的要求。於是夾緊陰戶,而且一緊一鬆,輕輕吮吸著龜頭。明詳一邊享受著滋味,一邊頑皮地調戲著二姨太。

這樣吸吮著,過了十來分鐘,明詳的陽具被吸得暴漲,更慾火沖天。

四姨太一面用力使陰戶一吸一吮,但大雞已被她吮吸的更硬、更粗,更長,直頂著花心酥麻難耐,便嬌聲說道:

「好寶貝,好了吧!狼雪裡面更癢更難過了,快用你的大雞巴替四姨插插,解解癢嘛!」

明詳道:「是。」明詳一邊應著,一邊又聳動著屁股,用力狂插起來。

二姨太軟綿綿地躺在旁邊一看,便爬起來,也彷著四姨太推起明詳的屁股,還不時地伸出手,去撫摸明詳的卵蛋。

風雲蜜佈,狂雨交接,戰況動人,三人在那兒忘命的幹,只聽得:

「啪!啪!」肉與肉的相碰聲。

「吱咕!吱咕!」银水的攪動聲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雞巴與陰戶的磨擦聲。

「哼哼……嗯嗯……」媚態十足的狼叫聲,混合著,構成一曲令人思春的交響曲。

忽聽到四姨太全身狂顫,呢呢的狼叫道:

「喔……喔喔……我的……心肝……我的……寶貝……啊……太……美……了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媽……媽……我好……痛快……快……噢……親親祖宗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真……真會幹……插得……狼雪……好……好美……喔……美死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哼……小……狼雪……要升上天了……」

「叱……叱……」一陣燙熱熱的陰精,衝出子宮,四姨太兩眼翻白,嬌氣呼呼地有氣無力哼道:

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丟……去了……小騷雪……丟精了……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」

明詳被她的熱情一沖,龜頭馬眼一鬆,渾身一陣顫動,一股熱呼呼的陽精奪關而出,直燙得四姨太「噢!噢!」大叫。

二姨太見明詳全身汗濕濕地,忙從衣櫃拿出毛巾,憐愛地幫明詳擦擦身子,擦完後自己也擦了起來。

三人經過近三小時的大戰後,都精疲力竭地的相擁而睡了。

(七)

過了一會兒,忽聽到「碰」的一聲,明詳猛然醒來,見到二姨太的貼身丫環文琳坐在床邊,臉部紅紅,渾身無力,兩眼直瞪著自己這根陽具,頓時不知如何擺佈自己。

原來文琳早就在外面偷看三人的風雲交際,而現在進來,想替她們蓋被子。再說文琳這丫環剛過二十芳齡,平時也偷看二姨太和老爺在做愛,當那幕又更加引起她的淫行,早已狼水四哭,流得滿褲濕濕,渾身軟綿綿地,寸步難移,勉強走進房裡,要替她們蓋好被子,誰知兩腿不爭氣,跌倒在床邊,驚醒了少爺,而叫他看到了自己的狼態,更加羞紅滿面。

明詳走下床來,憐惜輕經的問道:「怎麼了,什麼地方不舒服?」

文琳一抬頭,正好對著他那雄偉的陽具,而龜頭上還沾著银水,一顫一顫,剛巧地滴在她的臉上,實在忍不住了,「嗯」的一聲,一把抱住他。

明詳見她如此,知道她淫行已發,便生了下來,在她的身旁輕聲問道:

「是不是妳也很癢,需要安慰安慰?」

文琳輕輕點頭,算是默認。

「那我用手指頭給妳抽插好嗎?」明詳再度問道。

文琳更加羞地點點頭,表示允許。

明詳就撩起她的裙子,褪下了三角褲,伸出中指,先在陰戶口撫摸,只見银水不斷地往外流,便將中指慢慢插入。

「咦!妳怎麼沒處女膜了!是不是妳已叫人給妳開苞了?」明詳奇怪問道。

「不是啦!是我自己用手指插破的。」文琳嬌羞地回答。

「喔!原來如此。」明詳說著又邊用力抽送起來,忽伸進裡面挖掏,忽伸出外面捻、扭、弄得文琳银水像河流猛狂外洩。

文琳被他用指頭在陰壁裡,挖、撩、括、揉、擦如此地經過了十幾分鐘後,更加難耐,面色嬌媚,顫口輕呼道:

「少爺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好少爺……用兩根……指頭……」

明詳一聽,將食指也加入,一陣急急的抽送,银水越流越多,乾脆無名指也一併插入。就這樣忽淺忽深,忽左忽右,一挖一撫,搞得文琳渾身顫動,雙腿用力,挺著屁股一上一下,配含著他的手抽插。

這樣的抽插、挖撩,明詳越來越急,越來越用力、不到二十分鐘,只見得文琳全身倣抖,媚眼如絲,香汗淋淋,氣喘如蘭,嬌口狼叫道:

「哎……哎唷……少……爺……我的……好……少爺……我……我真……痛快……喔……舒……好舒服……喔哼……喔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呀……小……狼雪……要丟……丟精了……」

果然一股股粘粘熱熱的陰精,從子宮內衝出,沾得明詳滿手及地上都是。

(八)

一日復一日,一月復一月,明詳週旋於她們之間,幾乎是夜夜春宵,日日逍遙。但心裡老是念念不忘,要打三姨太的主意,每每想及她那雪白嫩滑的身軀,水汪汪的媚眼,鼓鼓的大羊乳,細細的蛇腰,大大的屁股,及黑聳聳地陰毛,深藏著那肥肥滿滿的陰戶,令人遐想。

今晚明詳乘著她們都出去逛逛時,與四姨太在房裡又共享魚燕之樂,只見得四姨太兩腿蹺得老高老高地掛在他的肩頭,兩眼如絲,媚頰嬌紅,渾身微顫,屁股在那兒上下左右地恍動。

明詳兩手扳住她的肩膀,屁股一壓一抬地,七吋多長的陽具便在陰戶一進一出,插得四姨太的陰戶一掀一翁的。忽然明詳拔出陽具,一動也不動。

四姨太正被他插得欲仙欲死,忽見他拔出揚具,停止不插,陰戶裡更覺癢酥酥地,難過萬分,便嬌滴滴地說道:

「好寶貝!快插進來嘛,不要吊四姨的胃口啦!」

「四姨,妳很難過是不是?」明詳問道。

「明詳,不要再整我了嘛!四姨的確是很難過,很癢。」四姨太回答道。

「那妳得答應我一個要求。」明詳道。

「不要說一個,十個百個我都答應你,說吧!」四姨太急急說道。

明詳見四姨太春情蕩漾,狼態撩人,更加慾火如焚,緊緊抱住她的嬌軀,用力狂插,次次到花心,插得四姨太,秀髮如草,兩眼微開,渾身無力,小口更是嬌媚淋淋狼叫道:

「哎……哎呦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死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小……狼雪……小……騷雪……要升天了……喔……我的……小……祖宗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丈夫……噢……噢……太美……讓大……雞巴……肉……肉死……我啦……喔……用力……搗……吧……我……我要……死了……要升天了……用力插……呀……喔……洩了……丟……啊……升天……」

只見得四姨太全身狂顫,媚眼緊閉,杏口張開,香汗淋漓,兩腿用力一伸,陰壁一緊一鬆,子宮內一陣一陣湧出燙滾滾的陰精。

明詳的龜頭被她熱暖暖的精水一澆,頓時全身一震,一股快感傳遍整個中樞神經,便緊緊頂住她的子宮,果然一陣一陣的陽精從馬眼衝口而出,噴進子宮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好孩子……真好……燙……燙得……四姨……真……好……美……死……了……啦……」四姨太舒服地狼叫著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四姨……你的……陰戶……真好……」明詳全身爬在她的身上,將頭埋在她的大羊乳裡,有氣無力地說道。

「好寶貝,告訴四姨,二姨的陰戶及床上功夫同我比起來,哪個好?」四姨太問。

「嗯……二姨的小狼雪緊緊的,水很多,就是沒有妳的肉多;而妳的雪裡會吸,陰唇鼓鼓像肉包子,全身也較豐滿,花樣也多,雞巴在那裡,暖和和、滑溜溜的很舒服。我看來,二姨同妳,兩位都好,我都喜歡。」明詳答道。

「你這孩子,懂得還不少,但就是會整我,好了,起來洗洗身子,你也好回房去了。」

說罷,雙雙起身,走進浴室去了。

(九)

浴罷後,明詳看看手錶,已經快十一點了,便向四姨太告辭,走出房,深深地吸一口氣,仲夏之夜很涼爽,便慢步的走回自己廂房。

經過三姨太的房間時,忽然聽到「嗯!嗯!」的狼叫聲頻頻傳出,心想:

「難道父親回來了嗎?不可能的,父親前天才同媽媽一起去姨媽家,而且將在那兒住二、三個月,不會忽然地回來。再說如果回來,媽一定會找我去聊聊,難道是父親自己先回來?」想著,便好奇的偷偷地走進三姨太的房間。

「嗯嗯!噯噯!」的狼叫聲,越來越大聲、越來越緊湊,房間內並沒有爸爸的聲音,難道是三姨太同別人幽會!會是誰呢?

想到這裡,便趕緊的走到窗口,向裡一看。

只見得三姨太同她的丫環麗香,雙雙一絲不掛,脫得精光抱在一起,兩人面對面,小腹緊貼著,而三姨太在那兒聳動著屁股,一前一後地,陰戶對著陰戶磨擦著,兩人的银水沾得黑黑的陰毛濕濕的,床上更是那一片、這一片,黏黏的。

明詳伏在外看得目瞪口呆,想不到女人在一起也有這一套。

裡面越磨越快,越擦越難過,文花更是將粉腿張得開開地,屁股用力,陰戶抬得高高地,三姨太更是喘呼呼地前後左右用力猛磨,好像猶豫未決,不能深深磨消內心的慾火。

戰況忽變,雙雙分開,翻身掉頭,互相用动只起對方的騷雪,忽吸忽吮,忽急忽緩,「哼……哼……」的狼聲四起,雖然雙雙用盡工夫,但仍無法將慾火壓下,就是用动、用手,甚至陰戶對陰戶,但子宮花心上,仍然癢癢麻麻地,絲毫不能解愁,又有何辦法呢?忽聽麗香說道:

三姨太知道他在外面,剛才自己的狼態及所講的話全讓他聽到了,更加地羞紅滿面,一語不發,將頭埋進他的懷裡。

明詳一見如此,樂得心裡亂跳,更加輕佻地逗著她們,一下子摸摸羊乳,一下子扣扣她兩的陰戶。

她們被他東摸西拍的,慾火漸漸又升起,麗香更是伸手去幫他解開扣子,褪掉內衣褲。

「哎呀!三姨太!妳看他的雞巴,好大喔!」麗香驚喜地叫道。

三姨太急忙地抬頭一看,果然明詳的陽具,雄糾糾、氣昂昂的豎立在那兒,還不斷地一點一點地向她致意呢!

三姨太顧不了羞恥,伸手去抓,一握之下,幾乎抓不住呢!乖乖!想不到他年紀小小,雞巴竟有這麼大,比老爺的大多了,就是老爺吃下春藥,也沒有他的大、他的硬,怕不止七吋長呢?兩手去握還露出個大龜頭在外,恨不得一口將它吞到肚子裡。想著,又喜又愛地把弄著他的雞巴。

明詳被她如此撥弄著,陽具猛脹,慾火更加熾烈,便急忙翻過身子,將三姨太嬌軀擺平,弄開她約兩腿,用手扶著雞巴,對準桃源洞口,屁股用力「叱」的一聲,借著她的银水,滑潤潤地一下子全根到底,口裡喊道:

「麗香,好好地在少爺的屁股用力推,等一下便輪到妳舒服了!」

麗香便不吭聲地在後面用力推起他的屁股。

三姨太荒曠已久的陰戶,被他七吋多長的雞巴全根盡入,塞得滿滿的,剎時整個中樞神經,酥麻酥麻地,非常舒服,杏口嬌喊道:

「喔……喔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好美啊……」

明詳自從與二、四姨太她們在一起肉雪後,便老是想要肉三姨太的雪,嚐嚐她的床上功夫,看看她的狼態,欣賞欣賞她的軀體。如今願望已達到,又見她嬌軟無力,媚態十足,春情蕩漾,艷麗迷人,哪不叫他神魂顛倒,用心地使出渾身解數,用力猛插。

這樣急抽快送的約有十來分鐘之久,三姨太已银水泉湧,嬌喘微微,顯得淫狂快活,只見得她渾身顫抖,狼態萬分,嬌媚十足,漸入高超。

明詳將雞巴插入她的花心,在子宮口恍了兩下,抽出用龜頭在陰核磨幾下,又急急插入,插得三姨太的陰唇像少女的动唇,一掀一合的,翻出開來,银水從嫣紅的小陰唇流到他的雞巴、流在床上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大雞巴一進一出與陰戶的磨擦聲。

「哼噯!哼噯!」麗香用力推著屁股。

「卡吱!卡吱!」床舖一搖一搖的搖動聲。

「哎晴!哎晴!」三姨太的狼叫聲,混合著像四聲道的唱機放出交響樂。

忽聽到三姨太嬌喘氣息的狼叫道:

「喔……喔……好寶貝……好孩子……呵……呵……你真……能幹啊……真有本事……呵……呵……插得……三姨……呵……好舒服……真……不虧……三姨……疼……妳……啊……」

明詳一聽,更加賣力,極力猛插,口中頻頻道:

「三姨……我插……得……怎樣……好……不好……比……爸爸……的……技術……如何……我的……雞巴……大不大……妳高不……高興……」

「太好……啦……插……插得……我要……升……天了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的……雞巴……大……很大……呵……呵……狼雪……小……狼雪……要啊……要……丟了……丟精……了……呵……快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……」果然一陣陣陰精,像黃河缺口,直湧出來。

明詳見三姨太丟精洩身,趕忙將自己精關鞏固著,不讓它哭出來。一會兒他又用起力來,改用九淺一深的戰法,本身的龜頭大部份停留在陰戶口,與陰核磨擦八、九下後,偶而才直搗黃龍,點觸花心,又馬上抽出。這種肉雪的方法,是最能挑起女人的行慾。

果然不多久,三姨太陰戶又源源湧出银水。兩腿又用力,頻頻地迎接大雞巴的抽送。

明詳一見如此,知道她的淫行又昇起,那樣的插法是不能滿足她的,忙改用三淺二深狂插,只見得大雞巴,忽急忽緩,卵蛋衝撞著她的屁股,「啪!啪!」的,很有節拍地響著。

三姨太淫行剛起,慾火漸高,明詳及時改用戰法,正中下懷,如魚得水,便渾身解數,使出全力地迎接著大雞巴。

果然,四、五百回合過後,但見三姨太兩眼腿成一條縫,滿臉嬌紅,香汗淋淋,狼態十足,喘氣如蘭地狼叫道:

「噢……噢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呵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孩……子……啊……你是……我的……親……祖宗……親爹……親丈夫……呵……呵呵……小騷雪……就是……被你肉死了……我也……願意……搗……搗吧……把……狼雪……插爛吧……喔……我要……一輩子……讓妳……插……永遠……永遠地……噢……丟丟……了……」

又洩了,三姨太就這樣地一連去了四、五次的陰精,渾身軟綿綿地,像昏過去似的。明詳見如此,就拔出陽具,轉過身子對著麗香。

麗香在後面一邊用右手推他的屁股.一邊用左手在自陰戶己裡猛挖猛掏,眼睛看著他兩激戰著,耳朵聽那令人慾火難耐的狼叫,早也就跟著三姨太洩了二、三次身,可是內心慾火還是難消,現見少爺拔出陰戶轉身向著她,急急忙忙地平躺在床上,兩腿八字地大開。

明詳見她春情蕩漾,狼態迷人,桃源洞口,银水四濺,更加慾火如焚,急忙翻身一跨,提著氣昂非凡的雞巴,用力一插,「噗叱」就這麼一聲,全根被那充滿银水的陰戶吞了進去。

「咦!你才十九歲,怎麼陰戶裡鬆鬆地,一下就全根盡沒了?」明詳不解的問。

「嗯……是平常……三姨太……睡不著時……便……要我……和她……一起睡……她……用……用手挖……挖我的……」麗香羞紅地解釋著。

「那妳可曾被雞巴肉過?」明詳邊用力猛插,邊問邊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當……老爺……喔……同……三姨太……在……肉……呵……好美……的時候……偶而也會……肉我一陣……噢……少爺……你……真好……真會……肉雪……小騷雪……被……妳的……大……雞巴……肉得……酥麻酥麻……很……很……舒服……老爺……的雞巴……沒……你的硬……不像你那麼……有力……每……一下……都呵呵……搗至……小……狼雪……的花心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呀……小……狼雪要……丟了……昇……天了……」

果然一陣陣的陰精,從子宮裡急急湧出,燙得明詳脊骨一陣酥麻,中樞神經非常舒服,他腰肢一縮,屁股一震動,一股股熱暖暖的陽精從馬眼噴出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少爺……謝謝你……讓我這麼……舒服……」麗香狼嬌嬌地斷斷續續地說道。

明詳拿著毛巾,邊擦著身子,邊欣賞著三姨太的身軀,只見她的身體,雖年近徐娘,但處處含有誘惑力,肌膚勝雪,潤滑滑,豐滿的柳腰,兩腿不瘦不肥,尤其是那對大小適中的羊乳,更是雪白白地,一點點瑕疵都沒有。再看那藏在那黑細細陰毛中的騷雪,不緊不鬆,雞巴放在裡面,就好像遊子返回自已家裡,那麼溫暖,那麼舒服,啊……真是令人消魂。

三姨太見他滿眼色迷迷地在自己身體溜過來、瞧過去地看個不停,不禁羞紅雙頰,嘻嘻嬌媚地笑。

明詳被她一笑,才覺到一時失態,難以為情,令笑道:「三姨,妳真的太美了!」

三姨太聽他讚美自己,心中樂融融的十分愛用,便叫麗香去放水準備洗澡,同時憐愛地摟著他問道:「好孩子,告訴三姨,以前你肉過雪嗎?」

明詳躺在三姨太的懷裡,非常舒服,輕輕點點算是回答。

「那你肉過誰的雪呢?」三姨太好奇地問道。

「同二姨、四姨,還有文倩她們。」明詳回道。

「什麼?同二姊、四妹她們?真的嗎?可不能胡說啊!」三姨太驚奇地道。

「三姨,是真的嘛,我什麼時候騙過妳呢?」明詳急忙說道。

三姨太見明詳一臉正經的辯解道,若有所悟的自語道:

「怪不得,最近她們有點怪,本來的憂怨都一掃而光,全身喜氣洋洋地,一改往常,原來是有你這小冤家在灌溉她們!這也難怪,你這十足的本錢,對誰,誰都喜歡,人見人愛的小冤家呀,你可艷福不淺啊!」

說著便緊緊摟住他,頻頻的吻著。

明詳此時內心忽然生起一個念頭,要是能將大家全部集中在一起,來個大會戰,讓他肉個痛快,同時又可一起欣賞著她們的艷麗、嬌媚、狼態,那該有多美啊!想著便向三姨太要求著明晚到他的房間去。

三姨太當然滿口答應,此時麗香進來,請他們洗澡去了。

(十)

第二天,明詳便對二姨太、四姨太說,要她們吃過晚飯一起至他的房裡,順便告訴他和三姨太的事及他的願望,二姨太及四姨太都答應了。

晚飯後,明詳回房先洗洗個澡,全身脫個精光,躺在床上等著。

文倩見他此時,感到奇怪便問道:「寶貝,你怎麼啦?」

「喔!姐姐來我告訴妳!」明詳回答,邊拉著文倩到他的身旁,乘她不備,忽然脫掉她的衣裙,用手便撫摸起來。

文倩當然不會拒絕,順手幫忙,把自己內衣褲也一起褪掉,伸過手撫愛著明詳。

明詳翻過身子,提起雞巴,先與文倩幹起來了。文倩張開兩腿,屁股抬起,迎合著大雞巴的抽插。

此時三姨太帶著麗香走進房裡,一見此景便笑嘻嘻地走了過去,雙雙幫著明詳,用力推起他的屁股來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文倩银水四哭。

「嘿噢!嘿噢!」明詳用力狂插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文琳……裡面……再……裡面……一點……啊……」四姨太狼叫著。

大家聽了笑呵呵,尤其明詳更是笑得俯前仰後。

文琳起先用一支指頭,漸漸地變二支、三支、四支,最後乾脆一隻小手整個伸進去,在她的陰道四壁撫摸、挖揉著,還不時地一插一抽。在花心處子宮頸捻扣著,直扣著四姨太渾身狂顫,況且兩個大羊乳,還有文倩、麗香在那兒吸吮著呢!你說哪能不大狼特淫呢?!

只見得四姨太银水猛流,全身狼態十足,口中嬌媚大喊道:

「喔……喔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呀……文琳……妳的……手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用力……呀……我要……死了……啊……丟了……小狼雪又丟了……」

就這樣一連連地洩了四、五次陰精,流得文琳滿手,椅子、地上一片片濕濕的。這一塊、那一塊看得他們個個笑咪咪地。

「麗香,妳願不願意嚐嚐四姨的陰精,挺補的呢,尤其對美容更加有效。」明詳見文琳有點累,便哄著麗香,要她用动去舐四姨太的騷雪。

「好!」麗香高高興興地與文琳對調,用动一吸將在陰戶上的陰精,一股腦全吞到肚子裡去,就這樣的猛吸猛舐,偶而還用牙齒去輕咬著陰核。

四姨太被她倆用手、用动弄得全身乏力,香汗淋淋,根本連話都講不出來,只在高超時,才發幾聲狼叫。

明詳見四姨太一連地洩了八、九次的身子,又看她如此這般的情景,知道她已過足了癮頭,況且自己大雞巴也被三姨太含著吸著,慾火高漲,便叫她們解開四姨太的手腳,讓她坐在椅子上休息。

明詳要文琳及麗香倆人互相顛倒擁抱,用动舐著對方的陰戶。而要二姨太、三姨太及文倩並排地伏在床沿,屁股朝上翹起,自已站在床邊,扶著大雞巴,對著二姨太猛插幾次、又拔出,移身對準三姨太再猛抽幾下,然後再插文倩幾下。

「叭!叭!叭!」像機槍六發點放。

「噗叱!噗叱!」又是一個全根盡入。

就這樣一連地近二個小時,她們個個漸入高超,狼叫聲齊放,聽得明詳萬分喜悅,忽然用力在二姨太的陰戶,猛插個不停,直插得她渾身顫抖,狼聲四起,一陣一陣的陰精衝出,明詳見她洩身,拔出陽具,移位插入三姨太的騷雪,忽急忽猛,次次中花心。四、五百回合後,三姨太银水四濺,狼叫道:

「晴……晴……真好……真……舒服……哎……哎……昇天了……喔……美……死了……狼雪……要丟……了……喔……嗯……丟了……丟精了……」

明詳此時只覺得她的子宮內熱精不斷的湧出,渾身顫抖,下面陰戶也縮得緊緊的,咬著他的龜頭,趕忙吸氣,拔出雞巴迎戰文倩。

從此,全家樂融融地,以明詳為生活支柱,快快樂樂地過著日子。你聽!由他的房子裡,那種狼叫、嬌呼!令人遐想,令人思春的美妙聲音,頻頻傳出呢!

本站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123456@test.cn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Copyright © 2020 新新电影 icp123

电影

剧集

综艺

动漫